□特約評論員 曹旭剛
  昨日,經濟參考報報道了一則很有意思的新聞,文章中說,基層公務員成為了重點受巴結對象,一些基層公務員,官位雖然不高,但由於手握實權,有能力扼住企業的咽喉,吃拿卡要甚至公然索賄貪腐,變成了一種普遍的現象;相較於那些位高權重的“老虎”,這個群體,被形象地稱之為“蒼蠅”,他們的貪婪面孔,也被“蠅貪”一詞勾勒得淋漓盡致。
  反腐大潮中,一干“大老虎”的落馬,可謂酣暢淋漓,極大提振了公眾對反腐的信心,也有力扭轉了官員的公眾形象。但是,必須要看到的是,論起對大多數普通人的影響,那些貪腐的基層公務員,恐怕要比“老虎”更大一些。畢竟,高官所牽扯的政商交易中的貪腐,往往限於能源、基建等重大項目,與普通公眾的生活交集,幾乎沒有,而“蠅貪”則不同,他們所掌握的權力往往直接關係到普通公眾——— 比如,你開個餐館,環評手續辦不下來,就沒法開業。所以,基層公務員的貪腐行為,造成的不良影響更廣更大。
  坊間有雲:閻王好見,小鬼難纏。對公眾來說,那些如蒼蠅一般的基層貪腐官員,就是不折不扣的難纏“小鬼”。必須要看到,在這些“蠅貪”的眼中,操守是沒有的,也不知道法律為何物,他們唯一的信條便是“你給錢財,給你關照”的利益交換價值。此種情況之下,“小官巨貪”的現象,便蔚為壯觀。例如,山西省陽泉市公安局巡警大隊長關建軍遭到調查之後,竟然被查封了上億元的資產。
  為什麼基層會“蠅貪”成群?從最慣常的政治倫理來說,造成這一問題的根本原因還在於,權力處於一種無約束的狀態。也就是說,不管是基層掌握權力的辦事員,還是執掌某個單位的小領導,他們在日常工作中,只需要向上負責,公眾的評價根本不會影響他們的烏紗帽;加之,在很長的一段時間,各種監督並沒有對這種貪腐形成足夠的威懾力,因此,便給“蠅貪”的滋生構建了足夠的土壤。
  還有不容忽視的一個問題是,不少基層公務員由於種種原因,缺乏一些起碼的政治倫理和敬畏意識,而面對公眾的時候,由於權力的嬌慣,又極其容易滋生一種“老子天下第一”的意識,此種情況之下,無所畏懼者便越來越多,弄錢的想法便越來越瘋狂,膽子也越來越大。如果這種“給錢辦事”的思維形成潮流,那麼,會有更多的人見怪不怪,大膽伸手,甚至,這種扭曲的氛圍會把更多的人拉下水。
  正如報道所言,“蠅貪”掌握的似乎只能算作是一種“微權力”,但“微權力”造成的傷害與惡劣影響,卻一點也不微小。此前,公眾在羡慕公務員的時候,總會說“你們工資低,但灰色收入高啊”,其實,這裡的“灰色收入”,恐怕不能簡單用灰色來概括了,事實上,所有的“灰色收入”都應該是拿不上臺面的“黑色收入”,都是見不得光的;換個角度來看,“灰色收入”蔚為壯觀或者被視為正常現象的過程,恰恰是基本的規則與價值不斷退縮的過程,恰恰是權力失範的過程。
  由是觀之,不管是治理“老虎”,還是治理“蒼蠅”,辦法永遠只有一個,就是把權力關進籠子。無論高層還是基層,事關權力的時候,合法與非法一定要涇渭分明,無論是誰都不能將“灰色收入”視為一種正常的現象。一個基本的生活道理,家裡有腐爛的食物了,必然馬上扔掉,如若不然,蒼蠅與蛆蟲便會成群產生,治理基層權力,道理亦是如此。
  (原標題:基層“蠅貪”為何如此難纏?)
創作者介紹

2002

tm74tmvmxz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